行业新闻

PCS 2018|中国医药CIO峰会资讯中心

什么是数字化转型?企业必须经历的一次自我颠覆

发布时间:2018-8-10 14:59:27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数字经济项目的首席研究科学家George Westerman说:“顾客的期望通常远远超出了你的实际能力”。“这意味着需要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我们在组织中对技术的处理方式。”


数字化转型是组织如何为客户创造价值的一个根本性变革。以下是数字转型的含义,以及判断您的组织是否走上了正确道路的方法。


什么是数字化转型?


如果向10位CIO询问数字化转型究竟意味着什么,由于商业模式不同,你可能会得到10个不同的答案。麻省理工学院斯隆数字经济项目的首席研究科学家George Westerman说,从高层次来看,数字化转型代表了企业对如何利用技术从根本上改变绩效的彻底反思。


Westerman认为数字转型必须从CEO开始,需要跨部门的协作,将以业务为中心的理念与快速的应用程序开发模式相结合。


这种全面的变化通常包括追求新的商业模式,进而包括新的收入来源,这通常是由顾客对产品和服务的期望的变化所驱动的。Westerman说:“顾客的期望通常远远超出了你的实际能力”。“这意味着需要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我们在组织中对技术的处理方式。”


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催化剂还可能包括现有企业和初创企业的颠覆。以亚马逊(Amazon.com)为例,它一直在蚕食几乎所有零售商的地盘,最近还在蚕食UPS和联邦快递等运输合作伙伴的地盘。


看待数字业务转型的另一种方式?数字技术公司Hitachi Vantara的首席技术官Bill Schmarzo说,我们在用数据和分析来重新设计业务流程,并获得新的价值。“如果它不能带来经济价值,那为什么要这样做?”Schmarzo说,成功的公司会构建客户路线图,以确定价值创造的来源和阻碍它的因素。


数字化转型VS优化


需要指出的是:许多首席信息官所描述的数字化转型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化转型。移动应用程序、基于人工智能的聊天机器人、分析和其他数字服务经常被用来增强现有的服务。


Gartner的分析师Hung LeHong说:“简而言之,数字业务转型是为了追求新的收入流,新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新的商业模式。” LeHong的工作包括评估公司是在进行“数字业务转型”还是“数字业务优化”。


数字业务转换可以包括创建新的数字业务部门或进行数字化的收购。有时,新的商业模式需要在邻近市场或新的行业里面进行风险投资。


LeHong表示,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正在策划一场数字业务转型。该公司推出了“digital twin”计划,想要将汽车发动机和喷气涡轮作为软件服务来出售。尽管通用电气的数字化战略十分大胆,但这正是一家公司所必须做的,因为它害怕被颠覆,或者因为它打算颠覆自己的行业。


通用电气是Gartner调查的10 %实际上正在进行这种转型的公司之一。而另外的90 %正在进行各种形式的“数字化的业务优化”。这指的是使用数字化的工具来“提高”生产率,以促进现有收入流的产生,并提升客户体验。


例如,Shake Shack今年推出了一款手机应用,允许用户使用手机订购,表面上是为了减少用户的等待时间。ServiceMaster开发了一个移动平台来改进承包商与客户之间的联系方式。UPS与创业公司Latch合作,推出了支持ios的智能递送服务,允许司机在纽约市的多户公寓里投递包裹。这些工具本身并不具有变革性。


LeHong表示,他的部分工作是会见首席信息官和最终负责推动该战略的企业高管,如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或首席财务官。让IT和商业领袖们聚在一起,可以帮助公司确认他们是否在转型或优化他们的业务。一旦他们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就可以适当地调整和设定他们的期望。


数字化转型的策略


成功的数字化转型并非始于技术。相反,他们专注于以客户为中心的目标来彻底改革组织。因此,没有单一的剧本可以参照。但是数字旅程中的一个共同主题是人才是驱动他们的动力,他在改造二手车零售商时组建了一个包括产品经理、首席开发人员/工程师和用户体验专家在内的产品团队,CarMax 的CIO Shamim Mohammad说。这些团队以客户为中心来构建新产品。


而其他组织也采用了整体协作模式。例如,Pitney Bowes组建了一个技术战略团队和全球创新圆桌会议,以促进更大程度的合作。该公司的商务服务首席技术官James Fairweather表示:“所有团队都在分享测试持续集成和持续交付的实践,因此所有迁移到云端的应用程序都将从中受益。”。


这些公司也采取了一种创业心态,对变革毫不后悔,并获得了高级管理层的认可。


数字化转型的案例


虽然有很多企业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但有些企业无论是在范围和规模上,还是在他们所瞄准的行业上,都显得与众不同。例如,在新任首席信息官Tony Thomas的领导下,日产(Nissan)正处于全面的变革之中。


日产的成果包括向Office 365的迁移和支持在移动设备上为员工提供服务的能力,不过Thomas承认,他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帮助公司在自动驾驶这个新行业中展开竞争。


康奈斯信用合作社的CIO Dennis Klemenz将IT分为三个关键部门:核心处理单元,用于促进金融交易;基础架构单元,包括利用超聚合基础设施迁移到私有云中,其中存储包含在计算节点中;以及分析和创新单元。 Klemenz还推出了交互式柜员机,顾客可以通过它在触摸屏上进行金融交易。


数字化转型的趋势


由于害怕被更灵活的竞争对手所超越,当下的公司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创新。为了避免混乱,各家公司正在试验新的数字服务和能力,以扩大现有产品或进入邻近市场。


现在人们对虚拟助手的兴趣激增,尤其是聊天机器人。聊天机器人跨越了商业和技术领域,利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在客户和企业之间建立了一条新的数字通道。而在幕后,强大的分析结果可以通过聊天机器人进行推荐。银行、工业制造商、零售商以及几乎所有其他类型的企业都在实施这些数字工具。


这是一个真正的的数字海洋,其中包含了物联网、区块链和量子计算的应用。此外,计算、存储和带宽成本的下降也促进了社交、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这些工具与设计思维、敏捷开发和DevOps的结合,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国际数据公司(IDC)估计,到2019年,数字转型的支出将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40%的技术支出将用于数字转型技术。


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角色


精明的首席信息官承认,即使拥有最新最伟大的技术和敏捷的流程,如果没有合适的员工来实施,数字变革也会失败。但雇佣足够的软件工程师、云计算专家和产品经理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但在这个转型日益依赖于受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影响的数字工具的时代,支持全业务转型的IT部门需要UX设计师、数字培训师、作家、品牌策略师、法医分析师、道德合规经理以及数字和工作场所技术经理。


数字化转型的误解


许多人认为数字化转型这个词与技术是可以互换的。哈佛商学院出版公司的领导力项目和产品管理总监Janice Miller说,当然,它的确包括技术,但是随着新兴的数字能力逐渐影响到业务的所有领域,重要的是要记住,这种转变不仅关乎技术本身,也关乎领导力。


但或许最大的误解是,当数字化转型达到某个阶段时,它就“完成”了。数字化转型是一次旅程;一个阶段的完成通常是通向下一个阶段的一个开始。随着新兴技术和市场力量对企业造成新的干扰,企业必须不断适应新变化才能生存下去。


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为何总是充满泥泞险阻


根据Digital McKinsey、Wipro Digital和其他咨询公司的研究,由于一些原因,数字化转型的推进总是遭遇停滞甚至失败。主要原因包括:对数字化转型的含义缺乏共识;很少或根本没有高管参与;注意力分散,过分强调后端执行;缺乏预算;人才短缺;当然,也包括不愿意改变。


凯捷数字转型研究所和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7月份的一份报告称,转型正成为领导能力差、IT与业务脱节、员工敬业度滞后和运营不善等原因的牺牲品。


如何引领数字化转型


许多CIO正在进行大范围的组织变革,增加关键角色,重新培训员工,建立创新实验室,尝试新兴技术,以满足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发布的战略任务。


这些动作虽然有必要,但如果没有被真心接受,这些步骤将不起作用。麻省理工斯隆的Westerman说,IT领导者必须与任何有足够影响力的高管保持一致,以协商所需的变革,并从董事会和其他业务部门那里获得必要的认可。这些合作伙伴可以是首席数字官或首席营销官。然后,首席信息官和他们的合作伙伴必须循环引入产品经理和其他职能主管,以构建旨在提高客户参与度的数字服务。


“你需要一个轴上的技术,而另一个轴则必须包含预见和持续推动变化的能力,”Westerman说。“把这两者放在一起,你就会数字化转型的大师。而如果你只有一个,你会偏离对角线。” Westerman写了一本书,题目是《引领数字化:让技术驱动商业转型》,他说数字大师的利润比他们的行业竞争对手要高26 %。


当然,并不是每个首席信息官都在与Gartner合作,或者向麻省理工学院的学者寻求建议。那么,你如何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情符合数字化转型的要求呢?关键在于“颠覆”。


问问自己,你正在做的事情是否会颠覆你的企业和行业。如果你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是,那么你很可能正在进行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化转型之旅。